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散文 > 伤感散文

离别,是一曲哀婉的歌

时间:2014-09-04 / 点击:次 / 文章投稿

  夜将至,暮色苍茫,残阳如血。夕阳留下的最后一丝剪影,在时光的流逝中,暗自氤氲。

  暮霭沉沉,江水如练。长亭深处,兰舟泊于江边,抖落初歇的秋雨。寒蝉凄切,续着上一季无法唱完的惋歌。草木衰败,无措的摇落,残花凋零,悲伤的归尘。晚风习习,萧萧的疏柳在残破的月光下摇曳着秋日的凄凉,风儿携着泥土与落花的清香,夹着缕缕丝丝的留恋,迎面扑来,在指间缠绕,不舍离去。

  离别,是一曲哀婉的歌

  那长亭之中。是谁执手相携聆听着凄凄寒蝉?曲曲惋歌,触动心弦。满盏的清酒和着伊人点滴胭脂泪,飘着淡淡的幽香,溶进了千思万绪,人未饮,心已醉。双手浅握,任发丝缠绕着双眸,四目含情,十指相扣,握住了彼时的点点滴滴,不让一缕光阴从指间滑落。晚风轻轻的拂过两颊,撩起发梢间还未苏醒的留恋,兰舟催发。

  渔夫的号角吹响了别离的笙箫,伊人无奈,泪落青衫,点滴清泪入心扉。抚一曲离歌,为君送别,“君住长江头,我住长江尾。日日思君不见君,共饮长江水”,声声哀婉,句句连心。不忍再听,怕下一秒,泪滴到天明,只好扬长而去,独上兰舟,万语千言尽在不言中。

  兰舟已去,离歌依旧,飘扬在烟霭缭绕的江上,在夜空中回响,在兰舟上摇荡,在心扉中缠绵。悠悠的江水,伴着那滴滴清泪,那缕缕相思,那声声别愁,缓缓地迈入远方的夜色,任那长亭在眼眸中淡淡消逝。那远去的零星般的渔火像挂在深邃夜空中的孤星,摇摇欲坠。

  远去了暮鼓晨钟,望断了长亭短亭。这悠悠的江水中,流逝了多少凄切的旧事;这滚滚的波浪中,又浸湿了多少离人的相思。今宵美景已逝,何时又可寻觅。伊人已离去,何时再有红袖添香、掌灯夜读的意境。往事已不堪忆……

  举起一杯沾了月色的陈酿,向已离去的佳人举杯,只是吞咽间,这苦涩竟化为泪水,汹涌出来。本该心碎欲绝,却发现,心已不知遗失何处。呷一口苦涩的酒香,猜测不透这夜色的空旷,只是意难忘。

  暗夜里,烟雾缭绕的江上,那一曲哀婉的离歌,依旧在回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