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散文 > 散文随笔

今生今生,你是我无法解脱画地为牢的魔咒

时间:2014-09-04 / 点击:次 / 文章投稿

  三月,引歌长叹爱如浮云匆匆而散,黑发染银丝。

  三月,纵情高歌醉饮离殇渐渐而远,泪花结朱砂。

  这个三月,阳光来得急而促,时而温暖呵护,时而恣意暴晒。当突如其来的冷风再次席卷整个小镇时,敞开的大门被它紧紧地关闭起来。重新披上厚重的大衣,尝试着去适应春天里的最后一场寒意。

  犹记三生三世里的500年情缘,鱼水相欢的动人场面总在眼前浮现,一心与水相伴相随的鱼儿却早已不知游向何方?听着陈瑞低沉伤感的《最后的情人》,不知不觉竟已潸然而痴,泪流满面。

  无法不佩服你超乎常人的本事,轻而易举地,总能把我从快乐的天堂打回痛苦的深渊。从你嘴中吐出的话语,要嘛甜得腻死人,要嘛冷得冻死人,无论你的话是真心或无心,总会轻巧地打击我敏感的神经。不想再让泪水凝结成霜,只能苦笑着转身道离别。

  是你,无情地剥夺了我快乐呼吸的权利,阴晴不定的心事总会随着你的表情忽喜忽怒。几时还是繁花似锦欢乐无限,只因你的一句冷漠的话语,便可把春暖花开的三月变回寒风凛冽的冬天,那种乍冷乍暖的感觉究竟要何时才能做到波澜不惊?

  流年似水一去难回。谁才能以惟一的爱换取我的一世相伴并永久跟随?曾经的心意相通是为了听歌、写文、交友那些共同的爱好,而今渐行渐远的我们,是否早已把自己的兴趣抛到九霄云外去呢?如若不是,我们为什么不能再像从前那样同进同出呢?面对一语不发的你,我又怎能去揣测你那远隔千里的心事呢?

  此情长相忆,此心长相思。犹记七月初七相爱时,记忆中的九曲溪扬起的总是你那张写满沧桑的脸。在那片苍翠的绿荫下,是你教会了我如何走出个人的狭小视线,勇敢地走出内心世界去触摸外面的每一寸精彩。

  红豆长相思,红豆生南国。犹记五月二十相约时,你不来我不敢老去的承诺,今生今世的每个夜里总会把你想起的表白,如行云流水般地载着源源不断的感动感激之情,且歌且行,且行且思,慢慢地,慢慢地走进我的心里。

  收到的那张单薄的车票,虽然没能实现相见的梦,却让我看到了你那颗情比金坚的真心。此生不见,只愿永远相恋。相见无期的禁锢无形地锁住了你我,锁得那么牢不可破,令我至今无法解脱画地为牢的魔咒。

  一个人,陪着孤单的影子,念着你的名字,念着永远的遗憾,独自徘徊在灯光璀璨的大街上。对着天空,暗自泪流,无声轻叹:今生无缘难相见,惟待碧落黄泉再相牵!

  阳光与晴空相伴,白云与阳光相依,静守三月的花期,等待天气变暖,爱的小花早日绽放。醮着喜盈盈的墨迹,在春天的草地上信马由缰。

  悲伤的心情必然催生悲伤的花朵。一种信仰,随着淡淡的香气扑鼻而来。仰望蓝天,朵朵飘浮的云儿在看着我,对我微笑。透过云层,我想起了那张笑得格外轻狂的脸。冉冉升起的温柔在心里持续不断,叩响着湿淋淋的心房。

  悲风苦雨的路上,总是是非不断,时刻起伏。一个人,卷起所有的委屈与不满,独自跋涉在寻梦的路上。如果不是命运的安排,你为何会猝不及防地出现在我的梦里?如果相信缘份的奇妙,你为何不能一如既往地盯紧我,牢牢地关着我?

  指尖开花,任心事在键盘上飞舞,那是一种怎样的惬意及满足?我不知道,没有你相伴的路上要如何前进?但我清醒地明白,惟有心中的信念永不放弃,我才不会离你越来越远,越来越陌生。

  今生今生,你是我无法解脱画地为牢的魔咒

  春暖花开,只需静静等待。

  天蓝云白风清清,伊人花前独憔悴。别再问我心系谁,梦海只待君早归。花香越来越浓,脚步越来越重。此生此情抵不过易冷烟花,开时艳丽落地黯然无声。爱就别轻言别离,惟有借酒饮愁叹相忘。

  浅斟低叹愁千杯,只求大醉梦一回。春暖花开谁相随,流年已去泪独悲。此生只道再不见,谁知燕子来又飞。灯火阑珊不需醉,相思无语泪低垂。三月里,你在静待春暖花开,而我却在一个人的夜里,泼染一滴独悲的朱砂泪。

  走出灯红酒绿的欢歌天地,漫步在人声渐杳的大街上。唤不回的笑声,就像已经结束的歌曲,哪怕歌声再动听,也不能再清晰地响起。

  挽不了你的手,只能独自一人行走。期盼的目光越过灯海,飞向遥远的天边。或许,在我不知道的某个角落,还有人像我牵挂着你一样牵挂着我,我又何必耿耿于怀你的冷漠无情呢?

  倾听梦里最深情的呼唤,我在袅袅不绝的歌声里入了梦。一位身穿白衣女子,满脸憔悴,对着院子里的一树桃花喃喃自语:三月,一滴独悲的朱砂泪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