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散文 > 散文随笔

那时光,你是否还记得?

时间:2014-09-04 / 点击:次 / 文章投稿

  绵延纤陌的岁月,细数落红翩翩,那精致的疼痛,长成花谢花开,过尽白云孤山,千年光阴不改,那过往,那时光,你是否还记得?

  ——题记

  那时光,你是否还记得?

  一直在,不曾离开,旧城的青石板踏着过往,小街雨巷穿起旧时的对白,那年,那人,那无法释怀的时光,是否还在?

  渐渐的,喧嚣变为安静,寂寞长成欢喜,再也不用故作姿态,一个人,一把雨花伞,数着落地的悲凉,用无声抗拒清冷而漫长的岁月。

  花开了,欣喜的在枝头绽放,那红,那耀眼的金黄如此疯长,还是春天,思念的种子在复苏中雷动,还是花红柳绿,一江碧水映青山俩岸,岁岁依旧。

  花谢了,一地的花辩,零落季节的温柔,过眼的繁华烙成唯美的诗篇,那苍凉的文字起舞在笔墨之间,描述一场水月镜花的形像,空空的等,花开花谢。

  我记得,城外那座城,遥远的小村,娇艳的桃红树下孤身站一人,守着花好月圆的场景,暗自伤神,那弄花香满衣的沾染,竟是抚袖而过的溥凉,花相似,人不同。

  花开的声音,寂静无声,落红处浩浩荡荡,春来,春去,如此从容,像山河永寂的岁月,在我青春年华里打马而过,而那瞬间的喜悦,永不落寞,呤唱成一首无声的歌,欢喜,悲伤。

  时光不老红尘眷恋,岁月冷眼旁观,千年的光阴轮转长河九天,却怎么唤不醒沉睡的缘?千年比肩,飞短流长,云端处依然一方碧空,隔断九天繁华,看风起云涌,沧桑过尽年华。

  俩俩相忘,淡成传说,陌路辗转,再无遇见,来世的今生从此擦肩,奈何桥畔一碗梦婆汤,从此忘记彼此容颜,失散在古道红尘,只因今生无法穿透的情网,挽尽悲伤。

  风起了,卷起昔时的柳枝轻轻荡漾,波散了,动荡最后的温柔,始如平静,一如你轻轻的来,又轻轻的去,独留我数着烟雨江南的冷暖,把相思像树一样一棵又一棵的栽下。

  那时光,你是否还记得?我在相思的国度里笑看花开,我在梦境的天国里热泪满眶,你依然是你,守一方城沲,将诺言的天荒地老悄然埋葬,任裾据分飞在逝去的年华,而我的思绪,停留在花开的春天,姹紫嫣红,那场景是多么的壮观,定格成你看不见的苍老。

  迎面而过的清风细雨,拂首频频回首的驻足,看四季的轮盘来回往返,落叶又是花开,无声的呼唤回荡在空寂之中,我千年的祈盼等来山河的沧桑,在陌路相逢的歌里一曲天涯,我万世的流转化身飞蛾扑火的蝶,竟然等来一世又一世的花开,暗香无语,顾影自怜,结局中的结局,为何如此清冷?

  是谁?忘记了前言,把我遗失在春暖花开,是谁?把故事写成断章,把我遗忘在仿似紫薇的花海,千里外,飞鸟盘旋,紫燕春来,映日的杜鹃花争枝斗艳,十里长亭,桃红梨白,杏花又开,这满眼的绿,满满的盛开,却是一人沧海,独阅万水千山,把誓言的的苍老,唱成俩俩相忘的天长地久。

  嫣红,是你在岁月中竟放的温柔,是光阴里的拘一捧今生,是文墨里泣落的诗行,是江南的十里长亭,为你,执一生仰望,守一脉心动,听一夜雨落,还是你,晓风明月,萧萧碧空,兰亭古道,一曲伤心断肠,是你,是你,还是你,你是千年光阴,你是轮回四季,明媚我的忧伤岁月,弹指我的流年光景,你若花开,倾我芳华一载。

  那时光,你是否还记得?你爱我!一如当年,这匆匆流逝的天荒地老,是否在你的世界里成为笑谈?时光不老,依然百回千转,只记得你给过的诺言一路繁花,那茂密的从林是我相思的丹青之笔,刻画时光深处每一次想你的容颜,我记得,你说,那时花开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