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日志 > 伤感日志

那夏,岁月已于风中凌乱,流年也已于雨中沾湿

时间:2015-02-08 / 点击:次 / 文章投稿

  那季夏天,一切的一切,都恍若那细碎阳光下缤纷了的泡沫,无法忽视、无法置疑的美丽,却是让人心疼的短暂。双目迷离,有些片段,便停留在了过去,无从拾取。思绪渐渐飘渺,远远触及。  洛相允,熙倾醉。  细数苍涯,洛熙的劫命若那欲散的晨雾,纵使曾经迷蒙了夏沫的流年,终究负了岁月,叹然成殇。他深爱着她,而她的心却早已被另一个人所侵占、填满,没有多余的空隙,来容纳对他的款款情意。或许是真的有些受伤,他开始陷入演艺圈,一步步走红,变得幽魅而邪肆,却无奈错失了曾经的那份简单与纯粹。洛熙总归成了命运的陪葬品,血色弥漫,绽成妖艳的玫瑰,美若罂粟的他,终究失落了繁华。  夏唯殇,沫偕散。  一场劫难,一许浮荒。完全的,出乎所有人意料的,事故。原本圆满的家庭,一下子被无情地撕裂,破碎无痕。爱,恨,情,仇,融成段段揪心的故事,渲染了欢笑,演绎了悲伤。渐而清冷的眼眸,仍是开始时那样的淡漠安静,她将冰冷与漠然掩化作虚假的外表,狠狠裹住自身,内心却仍充满了善良。或许,她并未改变。还是曾经淡然安静的她,还是那般恬静地活在自己的城。只知道,当列车渐渐驶向某个转折点,她还是习惯性地照旧活着。不管,那夏,岁月已于风中凌乱,流年也已于雨中沾湿。  欧漫言,辰暮色。  借由卓越不凡的家庭背景,总是冰冷到绝情。威逼夏沫的父母,欲将洛熙送至国外;意外的交通事故,致使夏沫家家破人亡……务自的专制中,却溶满了对她的柔情。他是不幸的,那场意外,纵使用下跪也未换回她的一句原谅;他是幸运的,那季夏天,终究一吻定下永生,鲜花与婚纱的叠错礼赞,汇成爱的清歌。冰与火的交融,偶尔肆意的柔情,偶尔又泛滥的专制,淡然相偕。倾尽了一世的骄傲,他到底于劫难中,获取了几缕芳华。绿蕾丝丝带,终究穿就了姻缘。  泡沫之夏,美若昙花。三米的阳光,淡走了空气中那份微微的湿冷;三寸的阴霾,浓郁了流年里那抹隐隐的忧愁。或许,那季的夏天,终究是若那缤纷的泡沫,美如只现一时的昙花,短暂停留后的浅殇,待于风尘中慢慢品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