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故事 > 情感故事

因为年轻,所以不轻言放弃

时间:2014-09-04 / 点击:次 / 文章投稿

  总听人说,大学就是一个小社会,有它本身的复杂性和一定的功利性。其实,在我眼里,社会没有大小,大学就是学校,总会体现相对公平的一面。所以出了校门才算是踏入社会,才会有看待不公平应该做什么的体验。

  我还是一名在校大学生,体验社会生活的唯一途径就是寒暑假就业打工。因为工作性质的不同,所以遇到的人不同,感受也不尽相同。

  第一打工还是在新疆读书的时候。新疆以畜牧业和绿洲出名,所以没有机器化的喧嚣,也少了很多浓墨重彩的颜色,天然的生活环境造就更多的是原始的生产方式,而我要做的就是跟着许许多多的棉农摘棉花,那些棉农是来自各个省市的打工者,都被称为农民工,我作为农民工二代,责无旁贷的行走在队伍中间。不过,这个过程并不是简单的各自出卖自己的体力劳动。

  因为工作结构的单一性使得人和人之间的差距变小,也就是年龄老幼、力量大小,性别、容貌的优劣势不明显,小孩可以和大人拿相同的工资,甚至高于大人的工资,女人的耐持久性也可以让她们拿比男人高一倍的工资。所以,工作相同的时间后,我这样一个在他们眼里应该还在学校里花父母钱的小丫头,不应该和他们抢饭碗,拿跟他们一样多的工资。

  所以,偶尔嘲笑、借故讽刺、背后排斥的事情时有发生,刚开始我也曾气恼、羞愧、哭泣,也不愿在跟在母亲身后,看她左右为难。不过,时间久了,我就不再躲在母亲身后,而是脱离她的怀抱,自己去踏平这些必经之路。慢慢地,一切开始变得习以为常,彼此之间的关系也不会因为城市不同,语言差异而疏远,别人照顾自己,自己帮助别人,我开始明白“日久见人心”的道理,也更珍惜在学校里学习的时光,更重视朋友之间的友谊。

  后来,上了大学,来到南方,打工的方式也180度逆转,一头栽进工厂的生产车间,口罩衣服蒙着,脸型身材都看不清,从早到晚加工制作,头顶的灯从来没关过,机器24小时的运转,分不清白天还是黑夜,工作一个月,跟旁边的工友说过的话不过几十个字,简单的只剩下“来了”“下班了”“去吃饭”,甚至有的人都忘了问名字,家在哪个城市,多大了?

  唯一熟悉的就是眼前属于自己的那台机器,每天几万个小零件从自己手里经过,眼睛闭着就知道哪个该放在左边,哪种类型需要插四个,看多了忙碌的身影,冷漠的面孔,开始感慨人生的不得已。家里穷的,不得已辍学打工;不爱读书的没文化,不得已当机器一样的人;原本就从事这种行业的,不得已要从底层做起;像我一样的不得已,嘴里喊着挣点钱补贴补贴,实际上只是体验体验生活。但幸运的是,我们还有理想,心里抱有希望。所以,我们还是全力以赴的拼搏着,为了明天拥有正常的工作时间,合适的工资水平而拼搏着。

  有空的时候也试着发过传单、做过电话业务、当过家教、也在学校勤工俭学,清理卫生间、做报纸。对比的多了,就明白了一些以前不明白的道理,心里也多了平和。

  以前总认为老师偏爱学习好的同学,心里不服气,总爱争论一番。现在才明白至少那也是一种公平,别人通过自身的努力,获得老师的认可,靠的是能力,而这种能力每个人都可以拥有。长大之后,发现你付出了努力都不一定有收获,别人不劳而获的例子也比比皆是,但大多数时候我们都只能沉默以对,只能用更大的努力去碰运气。我想,这就是社会,很现实,而我们不得不接受这种近乎残酷的现实。

  杨培安唱:我相信我就是我,我相信明天,我相信青春没有地平线现在的我就是这样,因为年轻,所以不畏惧,不管现实多么残酷,我的生活依旧期待彩虹。